山西泳坛夺金玩法
 本頁位置:首頁> 公安> 警官風采 【瀏覽字號: 打印預覽】【打印 我要糾錯
徐衛星:“菜鳥”民警露鋒芒 轄區由亂到治
作者:張耀宇 林笛 趙家新 奚靜文   發布時間:2015-01-05 13:52:38


徐衛星檢查工地安全設施。

    “村里都在傳,說誰誰誰要斷我手斷我腿,我說我不怕,我就在這兒,你們來好了!結果這些年下來,你看我胳膊腿不都還在嘛。”

  9年前,這里是村民4000多人、以破舊平房為主、誰都瞧不上的鄒村;9年后,這里是常住居民2.9萬人、高樓林立、朝氣蓬勃的飛龍社區。

  9年前,他36歲,是剛從部隊轉業、一頭扎進鄒村這個“亂攤子”的“菜鳥”民警;9年后,他45歲,是社區空巢老人離不開、農民工離不開、人人都豎大拇指的小徐。

  9年間,這里發展迅猛,經歷了從農村到城市的嬗變,成為江蘇省常州市城鎮化進程的一個縮影。

  9年間,這里從亂到治,從農村到城市出現的幾乎所有矛盾和問題,都在他的思考、嘗試中,一 一解決。他是當地城鎮化進程的見證者,更是參與者。

  “做一輩子社區民警,一輩子為社區群眾服務。”

  請隨我們走近常州市公安局新北分局三井派出所社區民警徐衛星,去感受在城鎮化大潮中,一名普通社區民警散發出的光和熱。

  2014年10月20日,在江蘇省常州市公安局三井派出所,記者第一次見到了徐衛星。時年44歲的他近一米八的個子,黑黑壯壯的,話不多,眼神沉穩而銳利,給人的感覺是踏實、可信又散發出一種威嚴。

  說到自己的轄區,徐衛星的眼睛亮了起來,他給記者拿出了以前的照片,一一指出了他的簡易警務室、難管的“垃圾村”楊家塘、還有“四大幫派”控制的棋牌室……循著他有條不紊的講述,記者與他一起回到了8年前的鄒村。

  從會修理多種機型飛機的副營級軍官到“菜鳥”社區民警

  彼時的鄒村是一個位于常州市新北區城鄉接合部的落后小村莊,到處都是農田和崎嶇的土路,幾幢老舊的3層小樓散落在一片農家院落中。

  因為交通便利,除了16個自然村的4000多名村民外,還有近萬名外來人口聚居在鄒村。其中聞名全省的“垃圾村”楊家塘就有外來人口2000多人,在一戶村民的3層小樓里甚至租住了114人。因此,這里治安狀況比較混亂,是個棘手的“爛攤子”。

  2006年12月,結束了在新北分局防暴隊為期一年的鍛煉,36歲的徐衛星被分配到三井派出所,擔任鄒村社區民警。

  派出所的同事和鄒村村民都不知道,轉業前,徐衛星曾是空軍某部航空兵修理廠的副廠長,是個會修理多種機型飛機的副營級軍官。

  三井派出所所長鄭繼東評價徐衛星“實在太難得”:“從部隊轉業當普通民警,好多人都過不了這道坎,更何況軍銜還這么高,但他很快找到了自己的準確定位。”

  徐衛星對這種轉變只是輕描淡寫:“我沒有太多心理落差,更談不上什么掙扎。來了沒多久,我就認識到當好社區民警也挺有意義。”

  大半年跑遍16個自然村

  由于外來人口數量的急劇膨脹,鄒村的警情數量逐年快速上升。提起當年情形,無論老村民還是外來人員都是直搖頭:“就是一個亂!三天兩頭有人生事,打架、賭博,晚上都不敢出門。”

  初來乍到的徐衛星決定先摸清楚情況。在隨后大半年里,徐衛星“成天在村里轉悠”。

  而這段日子里發生的一件事對徐衛星的觸動很大,讓他更明確地找到了工作的意義,在他的心里埋下了扎根基層、服務群眾的種子。

  2007年7月的一天,徐衛星在走訪時遇到幾個安徽人,他們到鄒村找一個親戚,可是找了一周都沒找到,心急如焚。經過這一段時間的走訪,徐衛星對轄區居民已有印象,很快就幫他們找到了親戚。幾個人感激萬分:“多虧遇上了徐警官,否則我們不知道還要再找多久。”徐衛星回想說:“當時我很感慨,原來社區民警的工作真的可以幫助很多人。”

  大半年后,徐衛星踏踏實實地跑遍了鄒村16個自然村、走遍了1200戶村民家,村民們也都認識了徐衛星,覺得他樸實可靠、沒什么架子,逐漸接受了這個“菜鳥”民警。當年的鄒村老村民周春興、袁耀興說,徐衛星來了以后,成天在村子里轉悠,“大家慢慢都認識了,也親近了”。

  就這樣,“白手起家”的徐衛星贏得了村民們的信任,逐步掌握了轄區的基本情況。

  徐衛星發現,鄒村的“亂”主要是由長期盤踞在此的幾個外來人員組成的惡勢力幫派造成的,包括控制當地回收廢品行業、聚居東陽村的“安徽鳳陽幫”,開設賭場、聚居周家村的“漣水幫”,敲詐勒索、聚居東莊的“沭陽幫”,四處流竄、打架滋事、聚居呂家屯等地的“山東幫”。

  一個鞭腿把沙袋踢上屋頂,袁某一下子被鎮住了

  摸清了情況,徐衛星決定主動出擊、重拳整治,消滅這些為害一方的“四大幫派”。

  “幾任社區民警都沒管好,就憑他一個人行嗎?”當時村民們雖然祈盼治安好轉,但還是不免有些犯嘀咕。

  徐衛星告訴記者,他的總體方針是“露頭就打+貼身緊逼”,對不法分子形成有力震懾。他的整治手段有必要的強硬和勇猛,同時也不乏謀略。

  “我要隨時打隨時抓,鍥而不舍地‘磨’他們,不斷擠壓他們的活動空間,讓他們知道在這里惹事必會被抓”。

  “沭陽幫”在“四大幫派”中勢力最大,成了徐衛星的首個目標。“沭陽幫”“老大”袁某根本沒把徐衛星放在眼里。他在自己的棋牌室大廳里掛了一個沙袋,經常練拳,向村民炫耀武力。

  第一次去袁某的棋牌室檢查,徐衛星一個力道十足的鞭腿就把沙袋踢上屋頂,袁某當時一下子就被鎮住了。“你搞賭博就是不行,限你明天停業!”徐衛星下了最后通牒。

  無奈之下,袁某關了這個棋牌室。之后便是一次次“貓捉老鼠”:袁某無論在哪兒開涉賭的棋牌室,徐衛星肯定去查封;袁某無論做了什么壞事,徐衛星肯定一追到底。

  有一次,徐衛星將剛實施完敲詐勒索的袁某追至村邊,時值寒冬臘月,逼得袁某只能跳入冰冷刺骨的河里游走。從那以后,以袁某為首的“沭陽幫”在鄒村銷聲匿跡。

  接下來,針對其他幫派的違法犯罪活動,以及隱藏在游戲廳、洗頭房、棋牌室等處的治安頑疾,徐衛星一律采取“露頭就打+貼身緊逼”策略,“時時刻刻擠壓他們的生存空間”。

  “只要這些違法場所開業,我就安排一名輔警在附近值守,時間稍長,這些場所無法盈利,只好關門。”

  不法分子對徐衛星恨得咬牙切齒,但他卻滿不在乎。“那段時間總有人跟我說,村里都在傳,說誰誰誰要斷我手斷我腿。我說我不怕,我就在這兒,你們來好了!結果這些年下來,你看我胳膊腿不都還在嘛。”

  經過連續兩年的集中嚴打整治,以“四大幫派”為首的惡勢力幫派全部銷聲匿跡,鄒村重獲安寧。而“露頭就打+貼身緊逼”的治安整治策略,被徐衛星保留下來,并靈活運用至今,在遏制社區違法犯罪方面發揮了奇效。據統計,9年間,徐衛星抓獲的侵財犯罪嫌疑人達200多人。

  【記者點評】在徐衛星的帶頭整治下,鄒村由亂到治僅用了不到兩年的時間。治安形勢的好轉,為這里緊接著開展的全面拆遷、新房交付的城鎮化建設做了最必要、最基礎的準備。有徐衛星在,轄區內始終沒有出過大的治安問題。



來源: 中國警察網
責任編輯: 李霄

分享到:分享數:0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章程 | 入會申請 | 廣告報價 | 法律聲明 | 投稿信箱
版權所有©2015 法律資訊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證080276號


山西泳坛夺金玩法 重庆时时采彩官方开奖 二人斗地主送金币棋牌 时时彩计划全天网页版 pk10分析软件 江苏快三大小投注技巧 竟猜足球比分直播 新火彩票直营app 手机app制作公司 摩卡在线娱乐打造全球 时时彩稳赚大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