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泳坛夺金玩法
 本頁位置:首頁> 法律實務> 以案說法 【瀏覽字號: 打印預覽】【打印 我要糾錯
從北京昌平女法官被槍擊身亡談法官人身安全保護
作者:劉黎明   發布時間:2016-02-29 15:47:13


    昨夜筆者在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博得到消息,2016年2月26日晚21時30分許,兩名歹徒手持鋼珠槍闖入北京昌平區法院法官馬彩云家中意欲行兇,未得逞。在馬彩云追趕過程中,歹徒向馬彩云射擊。馬彩云身中兩槍, 22時15分左右,馬彩云經搶救無效,因公殉職,年僅38歲。據悉,其中一名歹徒李大山是馬彩云審理的一起離婚后財產糾紛案件的原告。行兇后,兩名歹徒逃離現場,逃到延慶區后均自殺身亡。

  這一事件的發生,距湖北十堰法官遇刺事件相距不到半年。湖北十堰四名法官血染法袍的陰影尚未從人們心頭散去,北京昌平法院又傳來噩耗。對法官的暴力傷害,傷害的是我們共同營造的社會安全感。錐心的悲痛,譴責暴力,這是網上網下、社會各界的一致聲音。更加感嘆法官群體職業風險之高、推進法治建設之難。法官群體,是懲治犯罪、保障人權、提升人民群眾安全感的重要力量。針對法官的暴力犯罪行為,無疑是對法治和人權赤裸裸的挑戰。這種挑戰人類文明底線的暴力犯罪行為,是野蠻行徑,作為同是法官的我們對馬彩云法官的遇害表示深切的哀悼。同時這件事情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是巨大的,然而是什么原因使當代中國的法官境遇如此艱難,我們應從哪些角度來努力改變這種非正常的狀態,下面筆者就這個問題發表一下自己的粗淺看法。并探討行之有效的措施和對策,與各位同仁共研。

  一、傷害法官事件的含義及特點

  傷害法官事件是指案件當事人或其親屬、第三人為使案件達到某種目的而采取圍攻、糾纏、辱罵、暴利威脅以及恐嚇等方式對法官及法官的家人、親屬實施的造成其人身、財產傷害的行為。其特點如下:1、此類事件多為群體性事件或者一些時間比較長的難以解決的積案。我院近來發生的大部分威脅或者侵害法官人身安全的事件主要為群體性事件或者多年難以解決的積案。這兩年群體性事件增多,大部分是拖欠工人工資案,多年積案涉及到民事、執行等各個方面。2、威脅法官人身安全的主要是侮辱、謾罵、以及以自殺相威脅的行為。近兩年來發生大部分威脅法官人身安全的主要是侮辱、謾罵、以及以自殺相威脅的行為,當然在一些群體性事件中,可能也會存在對法官撕扯、輕微的肢體碰撞等。3、傷害法官事件多發生在執行過程中,主要表現為當事人或案外人聚眾辱罵、毆打、圍攻法院工作人員。暴力行為往往具有突發性,過程短,速度快,勢頭猛。參與暴力抗法的除案件當事人外,還包括與案件一定利害關系的人或當事人的親屬朋友,甚至不明真相的群眾或被專門組織起來的人員。也有與案件無關的不明真相起哄的人參與圍攻法院工作人員。而傷害或威脅法官人身安全的事件則可能發生在案件的文書送達階段、調解階段、庭審階段或宣判階段以及申訴信訪的任何階段。4、大部分威脅法官人身安全的行為的當事人主要是為一些弱勢群體。由于近年來,中央提倡司法為民,以人為本,所以一些弱勢群體由于法制意識比較淡薄,常常在一些民商事案件中寸土必爭,一旦利益受損就會置法律不理,以弱勢群體作為擋箭牌,暴力抗法或者在法院肆意干擾正常的辦公秩序。

  二、加強法官人身安全保障的必要性

  法官作為公平正義的化身,手拿法槌,身披法袍,代表國家行使審判權力。但不斷有法官人身受傷害的事件報道,有的法官在執行中被當事人毆打;有的當事人之間發生爭執,法官勸解時,當事人竟拳擊法官,將怨氣發泄到法官身上;有的當事人對判決結果不服,到法院纏訟不息,揪扯承辦法官衣服,造成法官受傷,法官受傷害的場所也很多,有的在法庭、有的在執行現場、有的在法官辦公室,還有的當事人跑到法官家中去纏鬧。這些現象,嚴重危害了法官的人身、財產安全,損害了司法尊嚴。

  (一)保護法官的人身安全,有利于法制建設。人民群眾最初是通過法院而不是通過其它部門接觸到法律的,不是通過若干次普法教育,也不是通過對于一系列法律文本的閱讀建立起來的,他們對法律和秩序的尊重來源于自己或者生活周圍的一個個鮮活案件的處理。如果在案件處理過程中,法官自身遭受到人身安全,勢必讓公民懷疑一個連自己都保護不了的人,怎么能去保護別人的利益。或者懷疑是不是法官有不公正的判決了案件等等,這不是弄臟了水流,而是把水源敗壞了。我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宣揚社會主義法治理論,當人民群眾再接觸時就產生懷疑,不利于我國的法制建設。

  (二)維護法官的人身安全,有利于樹立司法公信力。法官遭受人身傷害,嚴重損害了法官的職業形象,挫傷了人民群眾對法治的信心,降低了司法的公信力。在一個經濟繁榮、自由、民主的社會,多元的利益訴求和保障要求法官保持中立,公正地信守法律的正義之門,法官在其工作中不能獲得應有的職業尊榮,反而成為弱勢、被傷害的對象,法官成了直接的受害者,嚴重損害了司法公正和司法權威,勢必造成司法公信力的降低。

  (三)保障法官的人身安全,有利于樹立正確的司法正義觀。

  法治改革的歷程中,由強調實體正義的極端直接走向強調程序正義的另一極端,其實不利于司法正義觀真正形成。司法正義應完整地包括實體正義和程序正義,法官在辦案過程中,有闡釋法理的義務,在優先滿足實體正義的同時,兼顧程序正義,讓正義多元化地逐步實現,最終達到兩者的完美結合之理想法治狀態。當法官的人身安全都無法保障時,何談實體正義、程序正義進而殃及司法正義的實現,并給司法的信任危機的產生制造溫床,司法正義觀被毀也就難以避免。(四)保障法官的人身安全,有利于真正的司法獨立的實現。從司法的本質要求來講,法官應當是獨立的,從法官裁決工作的性質來看,審案斷案是一種主觀認識的判斷,如果這個認識的過程不能排除外界的干擾,要想真正做到斷案公正就會成為了一件很難的事。如何保證法官的意志自由,法官人身安全是公正斷案的前提和基礎。大家可以想象,每一起案件法官不是考慮的案件如何處理,而是案件處理過程中我會不會受到傷害,那么,我們又有什么理由要求每個法官成為正義理想的化身或使者呢?一句話,如果制度沒有為正義的產生提供保障的空間,而指望肉身的法官為大家撐起公正的天平,是舍本求末之舉。

  三、當前法官人身安全保障不足的表現及原因

  在司法實踐中,法官人身安全保障不足的表現及原因如下:

  (一)當事人認識上的偏差。作為當事人,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對法官懷有很高的期望,但當其要求得不到滿足時,會產生很深的失望,有的會對法官產生怨恨情緒。特別是相當一部分當事人缺乏證據意識和程序意識,而法官在判決時可能由于當事人舉證不足或程序原因,在案件判決結果與事實有出入時,或當事人理解的公正與法官理解的公正出現不一致時,會導致個別當事人做出偏激的行為。同時受社會利益調整物化思想嚴重的影響,一些當事人心態失衡。在社會進入“改革攻堅期、利益調整期、矛盾高發期”階段,社會保障機制和救濟機制不健全不完善,對民生問題的關注和保護跟不上社會發展的整體步伐,一些弱勢群體表現出心理上的“焦灼感”和“危機感”,一些強勢群體表現出行為上的“暴力威脅”和“利益共生”傾向,從而致使相當部分的社會公眾滋生“不平衡、不公平、不滿意”的心態,對立日益嚴重,矛盾日益尖銳。而訴訟過程恰恰是各種矛盾和沖突的契合點,也是各種利益和情緒的交匯點,在此情況下,一些當事人為捍衛自身的權益,往往會不自覺地使用過激手段,將不滿情緒和吃虧心態的怨氣發泄在法官身上。少數敗訴的當事人是出于報復和仇視的心理,對法官實施人身侵害,制造暴力事件。

  (二)法官自身素質存在問題。不可否認,雖然近年來法院隊伍建設一直抓得很緊,但是仍有極少數法官政治理論和審判業務素質不高,對待當事人、來信來訪群眾生、橫、冷、推的現象時有發生。甚至有的法官接受當事人請吃送禮,索賄收賄,辦關系案、人情案、金錢案,直接影響了法院的形象,損害了法院的威信,嚴重削弱了老百姓對法律的信仰。當事人一旦覺得法官對其言語、態度上不公正,就會與法官產生對立情緒,傷害法官。加之法官自我保護意識不足。有的法官認為在審判工作中,自己處于強勢地位,認為當事人有求于自己,不會對自己怎么樣。因此,對當事人態度冷漠、生硬,極容易導致當事人思想上的對立。有的法官在審判執行時缺少警惕性,不注意觀察當事人的言行舉止及旁觀群眾的動向,以至于在當事人或案外人發生過激行為時,毫無思想準備,束手無策。缺少有效的保護機制和措施。在當事人與法官纏鬧時,法官一般只能采取消極躲避的方式,做到罵不還口,打不還手,不敢采取必要的自我防衛手段,更不敢與傷害人發生正面沖突。在法官受傷害時,很少有群眾出面制止。能出面進行勸解的,只能是法官的同事,而且還要擔心被當事人、群眾誤解為“拉偏架”。而法院內部對法官受當事人傷害時如何處理,一般缺少應急機制和處置措施。對傷害法官的處罰手段不足。目前,對當事人、案外人傷害法官的,一般是處以罰款,情節嚴重的予以司法拘留,加害人傷害法官后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極少,可以說,這樣的懲罰措施,對少數不法分子并沒有多少威懾力。而法官為息事寧人,也很少有起訴民事賠償的,極少數不法分子摸透了這一點,辱罵、毆打甚至加害法官時有恃無恐,無所忌憚。

  (三)司法警察保衛力量不足。目前各級法院司法警察力量明顯不足。除刑事案件,其他案件審判執行時,一般沒有司法警察參與,一旦發生當事人擾亂法庭秩序或暴力抗法行為,審判人員就顯得勢單力薄,很難控制局面。而發生抗法行為后,往往需要臨時組織各部門干警予以制止,有時還要借助公安機關的力量,才能制止平息違法行為。

  (四)普法工作滯后,弱勢群體特別是農村居民法制觀念淡薄。多年來突出經濟發展,某種程度上忽略了對社會人的精神關注。群眾特別是農村群眾不僅法制觀念淡薄,法律知識匱乏,而且嚴重缺乏對法律的信仰和敬畏,導致了社會經濟發展對公正司法的要求產生了較為突出的矛盾。少數當事人囿于自己的知識面,往往以自身利益得失來理解法律。在訴訟中,比較多的農民缺乏證據意識和程序意識,一不如意就和法官對著搞,動輒耍橫的、動粗的比較常見。執行中,有些人為維護鄉鄰關系,有時會參與圍攻、抗拒執行。還有的當事人認為自己“有關系、有門路”,視法律為兒戲,信“訪”而不信法。少數當事人對法官的查封決定視若兒戲,隨便撕毀,有的甚至千方百計轉移、藏匿財產以逃避法定的義務,一旦動用警力執行,就容易釀成圍攻和襲警事件的發生。

  (五)相關法規制度的缺位,打擊不力。從現行的《法官法》和《法官職業道德行為準則》的規定來看,我國對法官的從業資格和從業道德要求居于世界先進水平。但對法官的人身權利的保護只在法官法第八條第(五)項規定:法官的“人身、財產和安全受法律保護”。危害法官人身安全行為的懲處措施不足。我國現行刑法專設一章“妨害司法罪”對打擊報復證人,擾亂法庭秩序,拒不執行判決、裁定等行為規定了刑罰處罰,但卻無制裁危害法官人身安全的行為的相關規定。一些鬧得兇的、危害重的、影響大的,往往以“司法扣留”的形式把當事人扣幾天放回收場,刑事扣留、追究刑責的更是鮮見。打擊不力,在一定程度上也助長了違法者的囂張氣焰。

  (六)法律思維與大眾的樸素思維存在現實差異。案件的客觀事實與法律事實之間是否一致,取決于是否有確實充分的證據來證實,俗話說“打官司就是打證據”,這是法律界的常識。但一些當事人特別是受教育水平低的群眾,在訴訟過程中覺得自己“有理走遍天下”,不懂得也不重視證據在訴訟中的作用和地位,一旦法律事實與客觀事實不一致,出現敗訴或者法庭認定的法律事實與客觀事實出入較大時,就想當然地以為法官偏袒對方,或者拿了對方的好處,或者對方“上面有人”,在覺得自己有理卻又吃虧的心態下,當事人往往會遷怒于承辦法官,對法院也心生怨恨,一旦出現合適的時機或者受到外界刺激,就會做出過激的行為。

  (七)法官內部消極保安全的思想比較流行,缺乏對自身安全的警惕性和應急能力。一方面,法院對損害法官人身權利和擾亂法庭秩序行為的危害性和破壞性認識不足,重視不夠,總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且法院內部對法官遭受當事人傷害時如何處理,缺乏相應的法律依據,少數法院連應急機制和處置措施都不完備。另一方面,在當事人與法官纏鬧時,多數法官是采取消極躲避和息事寧人的方式,罵不還口,打不還手,委曲求全,不敢采取必要的法律手段去制裁違法當事人。再次,部分法官還存在防范意識不強和應變能力不高的情況,發現問題沒有及時報告和積極應對,致使損害后果擴大。少數當事人正是摸透了“法院怕出事”“法官怕惹事”的心理,動輒惡意上訪、無理纏訴、暴力抗法,或采取自殺、自殘的方式相威脅,辱罵、毆打甚至加害法官時有恃無恐,無所忌憚。究其原因主要有以下方面:1、在中國,民眾眼中的法官,更多代表的是一種社會地位和權力象征。這恰恰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人民群眾對法律和法官的不信任,民眾對法官的“尊敬”,并不是基于法官能夠實現社會的公平和正義,而是基于法官的社會地位和手中的權力。折射出當前中國司法環境和法治水平的差強人意,這才是法官受害的真正原因。當然這是審判的客觀性決定的。審判是一種“是非分明”的活動,結果必然是一方勝訴、一方敗訴,法官作為裁判者將原、被告利益依照法律重新分配進行確定,在這個確定的過程中他主宰著雙方的利益,也就是說被告制造新的權利義務狀態首先其是認為合理的,而原告訴訟要求其恢復也是認為合理的,所以訴訟的雙方都抱著自己有理,自己應勝訴的理念去參與訴訟,必將在案件的審理中均對法官懷有很高的期望,但審判的客觀規律決定了必然有一方被否定,甚至雙方均被否定,有些時候,要求得不到滿足的一方就會產生很深的失望,甚至會對法官產生怨恨情緒,特別是法官在判決時可能由于當事人舉證不力或其他原因使判決的結果與事實有出入時,或當事人理解的公正與法官理解的公正出現不一致時,當事人很少有從自身找不足的,而往往遷怒于法官,但客觀的講,事實不可能再現,法官是通過證據來證實事實的,而當事人則只認可自己看到的和感知到的事實,這二者之間一旦出現矛盾,往往會導致個別當事人做出偏激的行為。而當前中國的社會矛盾救濟途徑又將法官推到了最前沿,其承載著與其社會地位極不相付的社會責任。這也反射出對法官地位的不尊重。一些案件尚在審理中,當事人就向當地黨、政機關或人大告狀,要求對法院的審判活動進行監督。其結果,法官獨立辦案的權利受到了各個權力階層的控制和干預,法官常常無辜地成為被攻擊的對象。2、法官依法享有自由裁量權的司法規則不被了解。當事人負有舉證責任,如果不能舉證或舉證不足,當事人親歷的客觀事實與法官認定的法律事實不一致,就必然導致案件敗訴。于是法官成為發泄怨恨的對象。加之法官對職業風險重視不夠。法律并沒有給法官特別的權利和保護,盡管對法官履行職務期間受干擾有一定的規定,如擾亂法庭秩序的行為,但處罰手段大多采用教育、訓誡,少數是罰款、拘留;對嚴重傷害法官的行為,處理程序又特別復雜,助長了一些人對法官傷害一般不會付出代價的心理。同時判后答疑制度的實施提高了對法官人身安全的危險系數。法官在案件審理終結后,雙方當事人要求上訴,本應是雙方的權利,同時也反映了雙方矛盾比較大,對主審法官的判決有意見,現在又要求主審法官面對當事人去解釋,難免情緒會激動,言語不合,容易造成傷害法官的事件發生。3、硬件設施的缺乏。法院的硬件設施的陳舊,安檢、防爆、監控等設備的欠缺、安檢器材的不能熟練操作和使用、審判區域沒有與辦公區域實現分離,行兇者持兇器或違禁物品進入法院,無需經過任何安檢設施,導致當事人進入辦公區無需任何安全檢查。4、制度的不落實。最高人民法院三令五申地強調的嚴格執行禁止法官單獨、私自會見當事人的規定、來訪登記檢查制度、旁聽登記檢查制度、司法警察《安全檢查規則》形同虛設,行兇者進入法院,沒有受到任何人的詢問、登記,為其在法院內行兇大開方便之門。

  四、提高法官人身安全保障的對策和建議

  現階段,威脅和危害法官人身安全的過激行為與暴力事件,已經嚴重影響了法官的工作姿態,干擾了法院工作的正常運行。所以,解決這一問題,既要有長遠規劃,又要有當前行之有效的應對之策。此外,鑒于當前日益嚴峻的司法環境,在保護法官人身安全、維護法院形象、捍衛法律尊嚴方面,采取一些方便易行、低投強效的措施,尤其迫切,而且十分必要。

  (一)提高法官審判業務能力,提高辦案質量,增加和諧因素。作為法官要公正辦案,一身正氣,兩袖清風,處處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對待當事人態度要熱情、誠懇,平等對待雙方當事人,耐心聽取當事人陳述。要善于做思想工作,把握當事人心理動態,及時為他們解疑釋惑。改進工作方法,做專家型、學者型法官,樹立起法官文明公正的形象。積極營造辦公正案、良心案、和諧案的環境和氛圍,在確保案件法律效果的基礎上,高度關注個案的社會效果,力爭在審理程序上、事實調查上、法律適用上、工作態度上和宣判執行上,適應新形勢,采用新方法,滿足新要求,力爭讓當事人心服口服,以達到自覺服判息訴、案結事了的目的。端正法官形象,提高駕馭能力。自覺加強法官職業道德修養,注重儀容儀表。開庭時做到四到位:案情了解到位、合議庭成員著裝到位、法庭紀律宣布到位、對出現意外情況的預案熟悉到位;日常工作中杜絕兩種現象:酒后開展工作、與當事人搞情緒對立;庭后與當事人打交道時,慎用壓制性、教訓性、挑釁性的語言;調解時,學會加注“潤滑劑”,矛盾激化時,學會加注“冷卻劑”,強力執行時,學會加注“緩沖劑”。

  (二)加強法制宣傳教育。法院在立案時應告知當事人在訴訟過程中可通過合法的途徑對法官行使監督、申訴、控告的權利, 對判決或裁定有異議時, 可以向院長和監察部門反映, 也可以通過申訴再審的法定程序來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或者開庭前向當事人告知法庭紀律, 進一步強調遵守法庭紀律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利用開庭、巡回辦案等時機,通過各種新聞媒體以案說法、以案明法、以案普法,力求“審理一案,教育一片”。對出現暴力抗法、沖擊法庭、傷害法官等事件的典型案件,予以重點打擊的同時,充分利用當地的電視、報紙、網絡甚至是微信、微博等傳媒手段進行廣為宣傳,讓公眾感受到法律的威嚴,增強對法律的信仰、對法官的尊重。

  (三)切實提高警覺,強化自衛能力,樹立自防意識。轉變傳統上“當事人不敢冒犯法官”的觀念,在思想上切實樹立捍衛法律尊嚴的同時,學會保護自己的防備意識。日常工作中禁止私自或單獨會見當事人,不要輕易將家庭住址、家屬子女和私人聯系方式等情況告訴當事人;對矛盾過度激化、當事人有暴力傾向或者其他安全警訊的案件,要及時匯報,啟動相應的安全防衛機制。要采取主動措施,避免法官成為侵害行為上的“弱勢群體”,維護個人權益上的“被動群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切實保障司法人員依法履行職務的緊急通知》第六條的規定,對審判人員、執行人員等進行必要的防衛常識的學習和訓練。重點掌握心理疏導方法,遇險遇襲時如何反應,身邊出現暴力事件時如何處置,對不明性質的液體、刀具、兇器等如何進行正當防衛和躲避。

  (四)積極爭取當地黨委和政府的支持。對涉及面廣、社會影響大、容易引起群眾對抗、事關大局發展的案件,積極爭取黨委的領導、人大的監督、政府的支持,加強同公安、檢察院協作力度,積極制定預案,加強與其他基層組織的交流和溝通,并努力建立長效的合作機制,充分發揮基層組織的人緣優勢,盡量避免沖突的發生,防范暴力抗法事件。同時,對已經受到當事人威脅的法官及其他工作人員,應當由法院商請公安機關共同處理,對法官及家屬的人身、住所給予必要的安全保障。特別是在法官上下班途中、公務活動中。在以教育為主的同時,對那些敢于無視法律、惡意報復,造成嚴重后果的違法犯罪,堅決依法嚴懲,以教育和遏制他人。最高人民法院要加強對當事人因不服法院裁判而報復法官人身、財產案件的調研,同時向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建議加強對法官人身安全保障方面的立法,從源頭上加強對法官行使審判權的人身安全保障。

  (五)優化警務保障,硬化安全條件。在規劃建設時實行辦公區與審判區隔離;在審判庭、調解室、接待室安裝監控器,并保持良好的技術狀態;工作時段在辦公區開展警備巡邏,開庭時實施全程錄像;在人員入口處安裝安檢等先進設備;為基層法庭配備警務車輛,遵循“通訊暢通、應急得力、防衛可靠”的思路,升級值班法警的裝具和裝備;對辦公區、生活區予以全天候的視頻監控。加強盤查,控制人員動態。其一是檢查出入人員。嚴格身份登記,控制人員流量。對酒后到訪的、情緒對立的、謾罵滋事的及有尋釁傾向的,要制止其進入辦公室區或將其勸回;查禁可疑物品。有疑問的挎包、不明性質的液體、管制刀具等都要引起高度重視并采取控制措施;掌握人員動態。對到訪的人員去什么地方、找什么人、可能會做什么事做到心中有數,防患于未然。

  (六)規范接訪機制,優化運行保障。在法官接訪過程中當事人因要求沒滿足、目的沒達到或者矛盾激化等原因,出現過激行為的,占有較大比例。法院在人員配置上,要避免單人接訪,尤其是對承辦案件的女法官,要盡可能安排男性書記員,共同接訪;在場所選擇上,要考慮設置在低樓層、有防護窗、過道開闊的房間;在制度規范上,對法庭人員接訪、現場調查、上門開庭、強制執行等都要突出安全防范出臺明確的制度。

  (七)注意當事人心理矯正,進行情緒疏導。纏訴、鬧訪和制造過激行為或暴力傷害事件的當事人,多數由于存在心理問題、心理障礙或受到心理傷害而引發。掌握心理學的一些技巧,往往能在開展工作中收到“四兩撥千斤”的功效,比如心理平衡法、情緒渲瀉法、情緒轉移法、創痛安撫法、損害對比法等。

  (八)建立應急預案,加大處置力度,高效處理問題。著眼建設和諧社會的大局和維護司法的權威性,以維護審判人員和審判機構的權益為方向,對暴力事件、過激行為、傷害行為、威脅行為等進行認真的梳理分析,建立有前瞻性、預見性和可行性的應急預案,并組織審判人員學習,嚴厲懲處暴力違法行為。對傷害法官人身的暴力違法人員,在必要時可以采取拘留甚至逮捕等強制措施,嚴懲犯罪分子的暴力違法行為。對謾罵法官、恐嚇威脅法官及其家人以至于嚴重影響其正常生活等行為,按照刑法的相關規定,進行刑事處罰。這就要求法院不能消極求和諧,被動保平安。對于擾亂法庭秩序、謾罵法官、實施人身侵害等有過激或暴力行為的人員,法官須根據《民事訴訟法》等法律法規理直氣壯地及時制止、嚴肅訓誡、指揮值庭法警強行帶出法庭。對于因哄鬧、沖擊法院、用暴力、威脅等方法抗拒執行公務等緊急情況,必須立即采取拘留措施的,必要時可以先采取措施再補辦手續。對于嚴重擾亂法庭秩序,構成犯罪的,法院應當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九)開展安全評估,實施動態保障。法庭內部建立案件風險綜合分析機制,重點掌握一些矛盾大的、涉及人多的、對立嚴重的、當事人有滋事傾向等安全風險高的案件,對承辦人實行重點保護制度。審判這類案件的時候,必須有法警執庭,既要保障審判人員的安全,同時也要保護當事人的安全。在法官需要查看現場、組織調解、調取證據、強制執行時,由法警按預案給予動態保護。在此基礎上建立申請保護制度。在審理重大案件前后,審判人員可以申請院長決定給予特別保護,特別保護方式既可以包括必要時司法警察提供24小時保護或持續保護,直至經過仔細的風險分析確定威脅程度降低之時。

  (十)構建法官安全保障機制。對法官權益的保護,應建立體制保障、職務保障、自我保障等多種保護機制,形成互相聯系的保護體系。從立法角度增加對法官特別保護的法律規定,建立對法官人身保護的應急處理機制,嚴格執行禁止法官單獨、私自或在家中會見當事人的規定。實行審判區與辦公區的隔離,對到院人員進行安檢檢查。對法官個人信息實行保密。審判人員在自身安全確實受到威脅時,應向院領導及時提出,采取預防保護措施。要加強法警的內保職能,增強法警力量,應用高效能的安檢設施,做到開庭、執行時有相應的必要的警力保障,并考慮將法警內保職責延伸到法官的業外、家庭、給予法官全方位、全時刻的人身保護。實行審判區與辦公區的隔離,實行法官輪崗制度,打破刑事、民事、行政間的專業界限,使法官輪流任職,避免產生熟人環境,防止人情案、關系案的發生。與此同時完備《法官法》規定的法官的控告權。維護法官的權益必須進一步明確這項權利的行使途徑,如受理控告主體,控告提起的期限,作出處理的期限以及作出處理的救濟權利等,只有這樣才能從根本上維護法官的權益,使法官維權有法可依。故在保護法官權益的措施探討上必須注重法律的適用解釋,以與時俱進的理念對刑法進行適度的擴張解釋,利用一些堵截性罪名如尋釁滋事罪,盡可能的保護法官的權益,同時在立法上要充分考慮對法庭的嚴肅性、法官的權威性的保護,將藐視法庭、庭外侮辱、誹謗法官法庭及威脅法官的行為列入刑法的保護范疇。加強對侵害法官人身權利的刑事保護。同時在立法上要充分考慮對法庭的嚴肅性和法官的權威性的保護,將藐視法庭、庭外侮辱、誹謗法官及威脅法官的行為列入刑法的保護范疇。為全體法官投保人身險和財產險,保證法官在人身、財產受到侵害時能夠及時得到賠償。并完善法官考核評價制度。制定一個合理的考核指標,不能一刀切。同時,紀檢、監察部門針對投訴法官的問題時,特別是不實投訴的,應當查核清楚后予以澄清,還法官清白,以維護法官合法權益。

  結語

  總之,筆者希望馬彩云法官的血不會白流,能夠喚起對法官人身保護的重視。因為法官是社會正義實現的最后一道防線,保護人民法官的安全,就是保障中國法治事業的根基,為了社會主義法治事業的健康發展,社會主義經濟的正常運行,應當保護人民法官的人身安全。

  參考文獻

  1、劉德寬《民法諸問題與新展望》中國大學出版社2002年1月版

   2、《如何保護法官人身安全》 程雷 法制時報

  3、《關注法官安危,確保審判安全》 李賢貸

  4、張賢儒 顏永剛《法官人身安全受傷害現象分析》北京大學出版社1995年版

  5、佟柔主編 《中國民法》 法律出版社1990出版

  6、梁慧星 《民法總論》 法律出版社2001年5月版

  7、楊仁壽 《法學方法論》 中國政法大學出版社1999年1月版

  作者單位:河北省孟村回族自治縣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 力蒙

分享到:分享數:0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章程 | 入會申請 | 廣告報價 | 法律聲明 | 投稿信箱
版權所有©2016 法律資訊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證080276號


山西泳坛夺金玩法 私彩网站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视频 上海时时开奖结杲2元 赛车pk10聊天室 北京时时开奖频道 2019年一码三中三中三会员图 mg娱乐电子注册送30 有没有稳赚的网赌计划 美女捕鱼游戏手机版 澳门赌骰子押大小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