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泳坛夺金玩法
 本頁位置:首頁> 法律實務> 以案說法 【瀏覽字號: 打印預覽】【打印 我要糾錯
情人節還是情人劫?法官給您提個醒
作者:黃雅靜   發布時間:2019-02-14 13:46:50


  又到2月14日“情人節。所謂“情人眼里出西施”,為博戀人一笑,在戀愛期間互送禮物、互贈錢財的現象已相當普遍。戀人因為關系親密,處理金錢往來一般比較隨意,而雙方一旦分手,金錢糾葛也可能隨之而來,情人也有可能變仇人。以下分享三個案例,給大家提個醒。

  一、戀愛期間贈與的財物,分手后還可以要回來嗎?

  基本案情:小紅和小明原為一對情侶。基于愛意,小明在戀愛期間向小紅送出很多禮物,如項鏈、包包等,還在小紅購買衣物、外出就餐時為其買單。在小紅的生日、紀念日、“情人節等特殊的日子,小明還通過微信向小紅轉賬520元、1314元等金額的錢款,小紅均予收取。隨著感情加深,小明還書寫一份《贈與書》,載明將其個人購買的位于X小區的房產贈與給小紅的內容。后二人因故感情惡化導致分手,小明要求小紅退回其收取的禮物,并返還其收取的錢款,小紅則要求小明按照《贈與書》的承諾,履行房產過戶手續。

  法院經審理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五條規定:“贈與合同是贈與人將自己的財產無償給予受贈人,受贈人表示接受贈與的合同。”第一百八十六條第一款規定:“贈與人在贈與財產的權利轉移之前可以撤銷贈與。”小明在戀愛期間購買項鏈、包包等禮物送給小紅,在特殊節日、紀念日轉賬特殊金額的錢款給小紅,及為小紅買單等,均屬于基于戀愛關系的一般贈與,小紅已經收取禮物及錢款,財產權利已經轉移,即贈與已經完成。小明未舉證證明存在法定撤銷情形,也未舉證證明財物系基于結婚前提而交付的彩禮,其要求返還財物沒有依據。合同法第一百八十七條規定:“贈與的財產依法需要辦理登記等手續的,應當辦理有關手續。”小明雖書寫《贈與書》,作出將房屋贈與給小紅的承諾,但因房屋作為不動產,贈與不以交付為準而應以登記為準,在未辦理變更登記前,小明享有任意撤銷權,現小明要求撤銷贈與,有事實及法律依據,小紅要求過戶房屋的訴請不能得到支持。

  法官點評:男女在戀愛期間,特別是生日、節日、紀念日之際,經常會贈與對方一些禮物,平常也會為對方承擔一些生活消費支出。但在感情惡化、分道揚鑣之時,要求對方退回禮物、返還錢財的案例并不鮮見。法院在審理此類案件時,一般認為戀人之間互贈禮物是為了表達情意,屬于一般贈與。在沒有特殊約定的情況下,消費性的贈與、禮節性的饋贈或購買生活用品等均視為一般贈與,一般不認定為附結婚條件的贈與,在分手后要求對方返還的,法院不予支持。由此可見,送禮之前先想好,送出之后就別后悔。此外,因房屋是不動產,贈與房屋應辦理相關登記等手續,在未辦理相關手續前,不能視為贈與已經完成。

  二、戀人非婚產子,非婚生子女享有什么權益?

  基本案情:張小某的母親張某與王某曾為戀人關系,其后二人并未登記結婚。張某于2016年生育一子,取名張小某。張小某以王某拒不支付撫養費用為由,向法院提起訴訟。案件審理過程中,王某以無法確定張小某是否為其親生兒子為由,申請法院就其是否與張小某存在親生血緣關系進行鑒定。經法院委托鑒定,南寧市某司法鑒定所出具《司法鑒定意見書》,鑒定意見為:依據現有資料和DNA分析結果,支持王某為張小某的生物學父親。

  法院經審理認為,經過親子鑒定,可以認定王某與張小某之間是親生父子關系。張小某雖為非婚生子,但具有與婚生子女同等的權利,王某應承擔支付撫養費用的義務。綜合考慮到王某的經濟能力及當地生活水平,酌情判定王某每月支付張小某生活費850元,醫療費按實際支出并憑有效票據由王某負擔一半,教育費按張小某居住地段學校正常教育費用由王某負擔一半,以上均至張小某能獨立生活時止。

  法官點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十五條的規定,非婚生子女享有與婚生子女同等的權利,不直接撫養的生父或生母一方,應當負擔子女的生活費和教育費,直至子女能獨立生活為止。在無法確定親子關系或對親子關系存疑的情況下,親子鑒定是認定親緣關系的有效手段。張小某雖為非婚生子女,但并不影響其正當權益受法律保護。法院判決王某向張小某支付生活費、教育費、醫療費,體現了對非婚生子女的權益保護。

  三、多次向戀人轉款,是贈與還是借貸?

  基本案情:小蕓與韋先生原為戀人關系。2015年5月,小蕓因在韓國學習美容,購買儀器錢不夠,讓韋先生向儀器商轉賬支付1萬余元,后小蕓僅償還了部分錢款;2016年期間,韋先生先后向小蕓微信轉賬1000元、銀行轉賬3萬余元,雙方在微信聊天中曾提到借期3個月,月利率2%的內容。后雙方因感情問題分手,韋先生以小蕓拒不償還借款為由,將小蕓訴至法院,要求小蕓償還借款本息4萬余元。小蕓則主張,其與韋先生并不存在借貸關系,本案訴訟的產生是由于二人分手后,韋先生多次糾纏小蕓未果,其故意通過訴訟手段來打擊小蕓。

  法院經審理認為,韋先生提供的銀行轉賬記錄可以證明其向小蕓轉賬的事實;其提交的微信聊天記錄截圖,其中包含小蕓身份證正反面、車輛行駛證內頁、銀行卡照片等信息,與小蕓的身份及銀行卡信息相符,可以認定該微信賬號系小蕓使用,及雙方的借款合意。據此,法院認定韋先生與小蕓之間形成合法有效的借貸關系,并判定小蕓償還韋先生的借款4萬余元。

  法官點評:小蕓與韋先生雖為戀人關系,但戀人之間的錢款往來并不必然認定為贈與,如雙方確實存在借款的合意,又有證據證明錢款的交付,則符合民間借貸的法定要件。同時,因戀人關系的特殊性,雙方在約定借款時,應更加注重證據的留存。特別是通過網絡聊天平臺如微信、QQ等約定借款,或通過網絡平臺如微信轉賬、支付寶交付借款的,更應注意保留證據,最好是在線下形成書面憑證,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損失。



分享到:分享數:0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章程 | 入會申請 | 廣告報價 | 法律聲明 | 投稿信箱
版權所有©2019 法律資訊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證080276號


山西泳坛夺金玩法 秒速时时规律 买大小单双怎么看走势 老铁牛牛技巧 足彩二串一怎么买最稳 二人雀神麻将番数图解 彩96官方下载 北京pk10直播官方网站 四川时时是真的吗 必赢彩票计划走势软件 欢乐斗地主二人版pk版